主页  >>  北京PK10怎么代理赚钱  >>  正文内容

外资银行全面进入中国:是猛虎入境 还是蜻蜓点水?
2018-05-11

  这是猛虎入境吗?他们将成为撬开大门的“野蛮人”吗?还是,最终都是徒劳,他们面临的,是被中国金融市场“收割”?

  而松动的地方,主要是三个方面:放宽外资银行存在形式选择范围、扩大外资银行业务经营空间、优化监管规则。

  “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近期,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出席博鳌亚洲论坛时,也给外资银行抛出橄榄枝。

  国门大开,门内的人在招手挥绢,难道,被压制了近40年的外资银行,终于要扬眉吐气了吗?

  某外资银行亚太区的业务负责人候成铭透露,他们已经针对这次中国的门槛放低,密集地开会讨论。

  “主要讨论开什么业务线,怎么开,有何风险,有何优势。”侯成铭称,他们已规划出未来一年和三年的战略。

  一位外资银行从业者吴逢达告诉一本财经:“上海银监局,正在频繁接触各家外资银行,调研意向,征求对法规的意见。”

  “很多外资银行,还在观望。”吴逢达称,他们有不信任的成分,同时,也在等监管更细致的实施准则。

  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出现了第一家外资银行的代表处“日本输出入银行代表处”。

  2006年,中国更放低了门槛,可以将中国的分行,转为在中国注册的“法人银行”,享受“国民待遇”。

  “这是一个巨大的利好信号。”侯成铭称,此后,外资银行在华业务,迎来了难得的一丝曙光。

  2007年,可谓外资银行的黄金一年。他们在中国的规模,做到了万亿级别——1.25万亿。

  很快,金融危机爆发,外资银行本想试图在中国市场发力,挽回一些失利的局面,没想到,面临的却是“最严监管”。

  “每年,只能进入一个省开设分行,如果在全国开设分行,就需要30多年。”侯成铭明白,银行零售业务的核心,就是铺设门店。

  “我们和中国监管的关系是处得比较好的,即便如此,都没有任何后门。”侯成铭称。

  很多外资银行,不愿意聘用中国人作为中高层。其决策层,基本是母行所属国家的人。

  “在业务拓展方面,外资银行太保守。”侯成铭称,在西方国家,相应的金融法规太健全。

  “其实,在中国很多操作都是灰色的。但他们不懂这些手法。他们太规矩,因为他们国家的法律,也不允许这么做。”侯成铭一针见血地指出。

  “实在是压抑太久了。”侯成铭将外资银行这些年在中国的状态,称之为“僵尸状态”,半死不活。

  “我们真的,远远低估了中国消费金融成长的速度。”侯成铭称,当年外资银行也有主动放弃中国市场的成分,他们觉得中国人的消费习惯偏保守,喜欢存储,不喜欢提前消费。

  “这样的市场和时代,我们眼睁睁错过了。”侯成铭说,外资银行看着中国消金的爆发,早就觊觎已久,只是不知道从哪里下口。

  而就在这个恰巧的时机,中国放开了外资银行的门槛,他们终于可以重回荣光,挺进中国了么?

  “外资银行一旦进入,整个市场的战局,将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消金的从业者,几乎都意识到这一点。

  “其实,4大行都曾从外资银行直接外聘风控专家,来搭建内部的零售系统,所以,他们的零售系统,几乎都是外资银行的翻版。”侯成铭称。

  他回忆,当时很多外资银行觉得很难在中国开疆拓土,所以有了一些曲线进入中国的方式。

  媒体报道显示,瑞银集团、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投资中国银行达51.75亿美元:汇丰也持股交行19.9%的股权。

  他们一手将中国的银行扶持长大,却没有想到,未来可能会给自己培养出,一大堆的劲敌。

  他们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在中国金融圈掀起了“科技革命”,并引领了中国的消金浪潮。

  “国内的监管只想资金流入,对于资金是否流出,把控的很严。”张小菲也直言,“钱进来了,出去就很难了。”

  “如果外资银行的基因不改,太保守的话,依然在中国活不下去。”他表示,每片江湖,都有自己的规矩。

  “零售业务上,肯定干不过传统银行,但是,有一块业务是例外的。”外资银行从业者艾叶透露。

  中国的中产阶级正在觉醒,他们现在处在焦虑与不安之中,并试图将资金转移到国外,或者,移民国外。

  当然,这样的业务,未来必然面临监管的重压,防止资金的外流,是监管严防死守的事。

  “很多大型企业,是需要和外资银行合作的,他们有全球业务,只有对接外资银行,才可让企业资金流向全球。”侯成铭称。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