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意外 美国在这一领域急寻中国相助

这是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很多人都在问的问题。

芬太尼是一种药品,在中国的用量并不大,直到昨天之前都很少受到国人注意。

但出人意料的是,这种“小众”的药品,却在中美元首会晤之后突然“刷屏”了。

当地时间12月1日晚,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共进晚餐并举行会晤。这次会晤十分成功,达成了重要共识。

当晚,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举行了中外记者会,介绍会晤情况。除了在两国关系和经贸问题等领域的成果外,王毅还介绍了中美两国在其他方面达成的共识,而这其中就包括“芬太尼”。

▲当地时间12月1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向中外媒体介绍中美元首会晤情况。(新华社)▲当地时间12月1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向中外媒体介绍中美元首会晤情况。(新华社)

外交部官网的报道显示,“双方还同意采取积极行动加强执法、禁毒合作,包括对芬太尼类物质的管控。”

报道同时强调,“中方迄今采取的措施得到了包括美国在内国际社会的充分肯定。中方决定对芬太尼类物质进行整类列管,并启动有关法规的调整程序。”

接下来,报道还提及台湾问题和朝鲜半岛问题等,“芬太尼”与这些话题并列,甚至还在报道中先出现,其重要性可见一斑,也难怪会受到格外关注。

其实,美国人对芬太尼的关注已经持续很久了。芬太尼是一种合成阿片类药物,如果读者对“阿片”这个词不熟悉的话,说成“鸦片”想必就能理解了。

阿片类药物本为罂粟提取物,主要用于镇痛,而芬太尼则属于化学合成的阿片类药物,其效力远强于吗啡,成瘾性却比吗啡小。

听起来这本来应是一剂良药——如果使用得当的话。但是不同于中国对芬太尼的严格管理,美国对芬太尼已经达到了滥用的地步。

有统计显示,美国人口仅占全球5%,但阿片类药物消耗量却占到全球80%,在这种情况下,难免会有大量人口对其成瘾,并因此丧命。据美国大使馆统计,2017年有4.2万美国人死于过量使用阿片类药物,其中近一半与芬太尼有关。

特朗普将阿片类药物滥用称作美国历史乃至全世界范围内最严重的药物危机,并称这不仅是“国家的耻辱”,也是“人类的悲剧”。为了解决这一危机,特朗普于2017年10月宣布美国进入“卫生紧急状态”。

美国此举的初衷当然是好的,但问题在于,“病急乱投医”的美国一度将矛头指向了中国,无端指责中国是美国国内芬太尼的主要来源之一。

对此,中国外交部曾在去年10月、11月、12月、今年1月等连续多次作出回应,而最近的一次,就在11月27日。

问答比较长,也比较专业,小锐在这里直接上个图:

 ▲11月27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应询列举了中国对芬太尼类物质的走私和滥用问题所采取的措施。 ▲11月27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应询列举了中国对芬太尼类物质的走私和滥用问题所采取的措施。

事实上,正如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所说,禁毒合作一直是中美执法安全合作领域的亮点和典范。

“我感谢中国政府的这一行动,并期待进一步合作。”这是今年9月,美国时任司法部长塞申斯所说的话。中国公安部此前宣布,自2018年9月1日起对包括两种阿片类药物在内的32种物质作为麻醉品予以列管。

今年8月,中方宣布,中美执法部门联合破获一起芬太尼走私案件,该案线索由美国驻华机构提供,抓获犯罪嫌疑人21名。

这正体现出,在打击芬太尼走私方面,中方与美方一直积极配合。今年1月,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与美国媒体座谈时就指出,“对于具体个案,如美方能提供中国有关人员违法走私相关产品的证据,我们会在认真调查取证的基础上采取执法行动。中方愿与美方进一步开展有效合作。”

不过耿爽前几天也提到,美方一再指责中方是其国内芬太尼类物质的重要源头,但从来没有向中方提供准确的数据和有效的证据,通报的情报线索也十分有限。

关键是,问题仅靠中方努力就能解决吗?英国BBC此前的一篇报道援引专家的话指出,美国需要采取更全面的方法来管理药物过量危机,而不是依靠对外控制。

而写到这里,小锐也想说一句,要求别人之前,不如先做好自己。

执笔 | 唐立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